最理财 - 金融界资讯门户

解读419政治局会议精神

相比过去的房地产调控,长效机制在思路上主要有两大转变:一是夯实城市主体责任,调控主体由中央变为地方,地方政府拥有更大的调控自主权,二是强调因城施策,从过去“一刀切”式的调控转变为一城一策。 事件 4月
来源:中评网 解读,政治局,会议,精神

  相比过去的房地产调控,长效机制在思路上主要有两大转变:一是夯实城市主体责任,调控主体由中央变为地方,地方政府拥有更大的调控自主权,二是强调因城施策,从过去“一刀切”式的调控转变为一城一策。

任泽平:政策顶——解读419政治局会议精神

  事件

  4月19日,中央政治局召开一季度会议,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,部署经济工作。

  解读

  1、总体判断:经济见底,政策见顶

  政治局每个季度开一次会议(4月末、7月末、10月末、12月末),分析当前经济形势,定调宏观调控方向,布置下一步改革发展任务。

  2018年的1031三季度政治局会议首次强调“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”,强调六个“稳”,没有再提“去杠杆”,表明宏观调控政策转向,由紧变松,随后一系列宽松积极的财政货币政策出台。是“政策底”。419的一季度政治局会议认为一季度经济“总体平稳、好于预期,开局良好”,不再提“六稳”,重提“结构性去杠杆”(此前4月12日央行一季度例会重提“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”),表明短期稳增长政策将逐步让位于长期的改革开放,货币政策从宽松期步入观察期。是“政策顶”。

  我们在4月17日《稳了!——全面解读3月经济金融数据》判断,当前形势可以概括为:经济初现企稳迹象,但基础还不牢固;政策还需发力,但不要用力过猛;利用好时间窗口,推出一系列具有长期性的改革开放措施。财政货币政策初显成效,内需回暖、价格回升、宽货币到宽信用传导逐步见效,由于不是大水漫灌,属温和回升;从经济周期运行看,主动去库存渐入尾声,转入被动去库存的周期复苏早期。2019年地产补库存、基建政策发力和制造业产能新周期,短期固定资产投资较强,猪价、油价上行推升通胀预期,我们预计货币政策开始进入观察期,进一步放松和收紧的概率都不大。

  我们对今年“经济年中触底、市场否极泰来”的预测全部验证,对货币政策将从宽松期转向观察期进行了前瞻性预测,也开始验证。

任泽平:政策顶——解读419政治局会议精神

  2、政治局会议认为一季度经济“总体平稳、好于预期,开局良好” 

  2019年一季度政治局会议对当前经济运行的总体判断是:“总体平稳、好于预期,开局良好”。与之对比,2018年三季度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“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”;2018年四季度政治局会议提出“要增强忧患意识”;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“经济运行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,外部环境复杂严峻,经济面临下行压力。”

  从宏观数据看,社融、M2、生产、投资、消费等增速均触底回升,经济初现企稳迹象。一季度GDP同比6.4%,与去年四季度持平,止住下滑首次企稳。3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2.86万亿元,同比多增1.28万亿元;3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1.69万亿元,同比多增5700亿;M2同比增速8.6%,比2月环比上升0.6个百分点,社融和M2企稳回升,实体经济融资环境改善。3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.5%,较1-2月上升3.2个百分点,创四年半以来新高。1-3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.3%,较1-2月加快0.2个百分点。3月以来,一二线城市地产销售回暖。3月社零售消费名义增速8.7%,较1-2月上升0.5个百分点。

  从微观数据看,3月钢材、水泥生产同比大幅上升,挖掘机等工程机械产销及开工小时大幅回升,均佐证经济短期见底企稳。

  今年一季度经济企稳主要源于:1)前期宽货币、宽信用政策逐步见效,积极的财政政策尤其是基建加大力度开始见效,但由于不是大水漫灌,属温和回升;2)总书记民营经济座谈会讲话、两会公布减税计划及务实的政策纠偏、科创板注册制改革等提振民营经济信心,纠正了去年“离场论”“消灭私有制”“洗洗睡”一些错误言论及相关做法;3)从经济周期运行看,主动去库存渐入尾声,转入被动去库存的周期复苏早期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当前经济企稳基础并不牢固:美国欧洲经济见顶回落、美国下半年大选引发中美关系可能再度趋紧、金融杠杆仍在高位、深层次问题仍未解决民营企业观望情绪仍浓、结构性体制性问题仍有待于新一轮改革开放化解等。

  3、政治局会议强调“经济下行更多是结构性、体制性因素”

  政治局会议强调:“经济运行仍然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,外部经济环境总体趋紧,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,这其中既有周期性因素,但更多是结构性、体制性的”。

  2008年以来中国经济持续下行,引发宏观界大论战,主要是两派:一派认为经济下行主要是周期性和外部性因素,应加大货币刺激;另一派主要是结构性和体制性因素,应加大改革开放。

  作者长期以来力主当前经济下行主要是结构性和体制性因素,呼吁新一轮改革开放:在2010年参与研究提出“增速换挡”,2014年提出“新5%比旧8%好”,2015年提出“经济L型”。

  2015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提“结构性矛盾”,其后,2015年底提出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;今年首提“体制性”因素,预计后续的改革力度将加大。

  4、政治局会议不再提“六稳”,短期稳增长政策将逐步让位于长期的改革开放

  “六稳”自去年731政治局会议提出以来,连续三个季度被提及,419政治局会议不再提及,反映中央对短期形势的担心下降,短期的稳增长让位于长期的改革开放。

  政治局会议强调“要通过改革开放和结构调整的新进展巩固经济社会稳定大局。”“要把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为稳增长的重要依托,引导传统产业加快转型升级,做强做大新兴产业。”“宏观政策要立足于推动高质量发展,更加注重质的提升,更加注重激发市场活力,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,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。”

  一季度政治局会议提出“用供给侧改革的办法稳需求”,意味着不走大水漫灌的刺激老路,短期的逆周期调节政策边际上难以再加强。按照3月5日《政府工作报告》,财政政策落实减税降费,货币政策松紧适度。

  5、政治局会议重提“结构性去杠杆”,央行一季度例会重提“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”,均表明货币政策从宽松期步入观察期

侵权联系